长风一点万里涛

长风一点万里涛,惊虹乍现千舟岛。不笑斯人疑仙降,但卧床头共痴想。

入魂(东方白×吕磷×米俊非)



“吕磷,没想到你我竟是如此结局……"
花开花落无情人,你不是说过自己永不对我无情吗?那为什么不听我的……
崖边的青年无助地颤抖着,泪珠像断了线的珍珠滴落在他的一身白衣上,无声悲鸣。
“既然如此,我在这世上有何可留念的呢?"
白衣翩跹,毫不留情地赴往深渊,无情得正似他心中人那样……
相思骨,痴情苦,一生只为无情苦……

(在贴吧上更的一篇瓜的水仙文,我知道没什么人看,但还是想搬过来,给自己一个存文的空间(^_^) )

评论(2)
热度(4)

© 长风一点万里涛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