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风一点万里涛

长风一点万里涛,惊虹乍现千舟岛。不笑斯人疑仙降,但卧床头共痴想。

入魂

章回四
“快跑啊,米神医!才来了一帮人,死活不肯走,非要把你前些天拿着的那把琴带回去才行,我们怎么拦也拦不住,你快走吧!带着你的那把琴,快!”镇上的铁户王泗急冲冲地赶来,也顾不得两人尴尬的姿势,连珠炮似地说了一堆。
听罢,两人俱是心中一紧,现在来不及毁琴,更来不及对外求助,也唯有逃跑这一路径。
“你听着,臭老鼠!我暂时不计较你耍我的这件事情了,我现在就带琴走,不准拦我!”吕麟猛得甩开米俊非,话音未落便伸手抢琴。
不料这米老鼠看着弱小,身手倒是十分灵巧,向右微侧便躲过了吕麟的偷袭,速言道:“我不会阻止你,但是我要和你一起走,我不能放任这把流入江湖!”
“好!”情况紧急,吕麟也顾不上那么多了,拉着米俊非便跳...

入魂

章回三
“米俊非!你给我出来!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吕麟一手拎着小鱼儿怒气冲冲的赶至米俊非的竹屋前,狠劲儿踹开门闯了进去。
“那么野蛮,我招你惹你了。小心踹坏我家的门,要赔钱的。”米俊非作出一副气脑样儿,瞪了他一眼,又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似的,继续低头捣鼓起手中的药袋。
骗得我瞎忙活了一下午不说,又害得我手肑青紫一片,还做出那么一副没事样!吕麟越想越气,冲动之下一把抓住米俊非的衣巾,几乎是咬牙切齿地问道:“我、的、琴、呢!!!”
米俊非却仍是不急,出手轻拍几下吕磷胸前,老神在在道:“年轻人,火气太大可不好。”说罢还眉尖一挑,像足了长辈教训小辈的情状。
吕大少怒急交加,竟一时间说不出话来。
“算了,不逗你玩了。”难...

入魂

章回二
“你把我的琴扔哪儿了?!”
“扔给一个小乞丐吧,好像叫……小鱼儿。"
……
"小鱼儿在哪儿?"
"在老地方,就那儿的一块集市上。他是这儿的孩子王,你看一群孩子围着的就是他了。”
……
"小鱼儿!"吕麟顺着米俊非的话果然找到了那个孩子,那孩子一见他便使劲跑,不是做贼心虚又是什么呢?看来那只老鼠没说谎。
"站住!臭小子,看我不抓住你!”吕大少爷一撸袖子,本想着很快就能把那毛孩子捉到,不料这小子虽然个儿小,但身形异常敏捷,飞快移动之间竞真的像一条鱼似的,灵活且滑溜,有时明明是追上正要拎他,却又是被一闪躲过。吕麟心中暗恨自己对功法疏于练习,...

入魂

章回一
吕磷难受的缩起身子,感觉背部一阵疼痛,迷糊间,却感觉有一只带着凉意的手轻轻抚摸着自己的痛处。
是谁?他试图用自己昏沉的脑袋分析出现在的情形,但又一个激灵想起了昏迷前的事。
他是离家出走的,带着那传说中的魔琴,可后来……后来……对了,是那个长发白衣的男人出现了,然后……想不起来,怎么也想不起来,到底那人是谁?还有他为什么要抢琴?对了,琴!
吕磷猛地睁眼,入目便是白衫人儿,瞪着一双圆眼,活像一只偷了腥被发现的猫。
"那么快就醒了啊!"那人露出一副惊异的模样,点了点额间的碎发,红唇微张,"我还以为至少得再过半个时辰呢,看来你的体质不错。"
“承蒙夸奖。"...

入魂(东方白×吕磷×米俊非)



“吕磷,没想到你我竟是如此结局……"
花开花落无情人,你不是说过自己永不对我无情吗?那为什么不听我的……
崖边的青年无助地颤抖着,泪珠像断了线的珍珠滴落在他的一身白衣上,无声悲鸣。
“既然如此,我在这世上有何可留念的呢?"
白衣翩跹,毫不留情地赴往深渊,无情得正似他心中人那样……
相思骨,痴情苦,一生只为无情苦……

(在贴吧上更的一篇瓜的水仙文,我知道没什么人看,但还是想搬过来,给自己一个存文的空间(^_^) )

〈没打草稿画了个龙牙有点毁QAQ〉
大家中秋快乐啊!

小萌新一只,这对炒鸡萌的忍不住画了,不好忽喷啊

© 长风一点万里涛 | Powered by LOFTER